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日记 >

河之洲散文随笔

时间:2020-11-17来源:咖啡文学网

一天一夜的雨水,河终于流动起来了,哗哗啦啦的水声,悦耳、欢快。

孤独者骑着一辆破车,逆河而上,至河堤一缺口,如风中飞鸟,随自行车一起飞下河坝,飞进芳草萋萋的河之洲。

孤独者将车停在绿茵中,临河而立。白雪客在水上飞舞,觅得鱼虾,便停歇对岸吞食。钓流者在河岸排排坐,老少皆有,使用的鱼竿,多则上千元,少则几百,半机械化,从前那种简朴的斑竹鱼竿,不再有人使用。河洲上,摆放着汽车摩托,钓流者的代步工具。

钓流者可以在河边从早坐到晚,可以不与任何人说一句话。钓流者的眼睛没有离开过河流,看的是流水?还是流水里的鱼儿?还是流水里的天空云彩?一个热爱钓横流的人,一生以水为伴,以静为伴,看似清闲,实质吃苦耐劳。毒日天,这些人如树一样静坐河岸,让太阳烤,让水汽蒸;阴冷日,这些人依然如树一样独坐河岸,任寒风吹,任冰雪刮。有的钓流者,大雨刚过,便踩着河坝的泥水走进河岸,踩着浑浊的河水走进河心,寻找一浅水处,独钓长流。长风浩荡,逝者如斯。河心的钓流者,头戴塑料斗篷,身披塑料雨衣,一双赤脚,被流水淹没,如此辛苦,是为哪般?流水倒流,孤独者可以看见一个戴竹斗笠,披棕蓑衣的钓者伫立流水上,竿上无钩无饵,钓的是功名。还有一个独钓寒江雪的,钓的是苍茫是失意是。眼前这些钓流者,既不钓功名,也不钓失意。钓功名钓失意的人,不会面对一条河流浪费时间,他们的垂钓,要在灯红酒绿的喧嚣处。孤独者似乎也是河岸的一个钓流者,没有鱼竿没有钓钩,钓的不是功名不是失意,钓的是清风是长空,是闲淡是幽静。

孤独者从下游的闸坝一路上来,看见这处开阔、流动的河洲,停止了行走。闸坝将河水拦截似水库,又深又宽的水域,可惜是死水,流不动。飞鸟不喜欢死水,喜欢流动的河水,在这块河洲上飞翔北京治疗癫痫那家好、嬉戏。尤其白雪客,似乎更喜欢这片流动的河洲,随清风俯视流水翩翩起舞。城市将一条河流切割成大大小小的水库,城市人似乎有这样的特权,有这样的优越,城市人可以在干旱期枯水期,走在河堤上,享受丰沛的河水。城市以外的河流,尤其是大坝以下的河流,与大坝以上的是不同的世界。孤独者四季游走于河流,看到同一条河流,有贫有富,有枯有荣,从居住的城市出发,顺流还是逆流,挨近城市的,河流都成了烟波浩渺的水库,水库以下,是流不动的河床,几潭浅水坑,暴露着一条河流的另一面,赤裸裸的丑陋。不堪入目。沿着这片河洲上行,孤独者多次看到干涸的河流,黄沙满河床,连一潭死水也被功利吸干。往上往下,孤独者见不到长河流水,洪水天,河流也被大大小小的闸坝割断。多年来,孤独者沿河流赤手钓流,把一条河流的灵魂钓进了生命。

如果不是持续的一场雨水,五月的河流还流不动,这片河洲上也没有流动的水声。是一潭又一潭死水。潭是挖沙留下来的,洲是挖沙留下来的,时间长了,沙洲上便长出了野草灌木,便有了水禽飞鸟落脚。这条河流,多年前,几乎被机械开垦了一遍,枯水期,可以看到开垦的痕迹。开垦过的河流千疮百孔,河床坑洼不平,大雨过后,滔滔洪水能够暂时遮掩河床的丑陋。我们的河流,还有没有未被开垦过的?多年前,这块河洲的上上下下,至城镇的边沿,河流两岸,是阡陌纵横的田埂,钓流者要穿过平畴的田野到达河边,孤独者也要穿过平畴的田野到达河边。五月天,他们的身前背后,不是林立的高楼,不是奔驰的汽车,河流的背景,是大片苍翠的秧苗。钓流者和孤独者坐在河边,可以看到大地开花结果,可以闻到庄稼抽芽吐穗,背对的,是田野的青绿,大地的金黄。而今,这些像鸟一样喜爱流水的人,身前身后都是现代化的喧哗。河流两岸,远远近近,不再种植水稻小麦玉米,种植工厂楼房街道公路。5·12大拉萨哪医院治癫痫好地震后,这种状况漫延到几十公里外的河谷,青色的田野上耸立起不同的工厂单位基地,大多是外来户在田野上扎根。孤独者临水而立,看流水哗哗啦啦穿越层层河滩,欢快奔流。流动起来的河流真是美啊!有水声的河流真是美啊!孤独者感叹,可惜身前身后不再是田野。孤独者听着流水,开始想象长满秧苗的田野。

白雪客在流水上自由飞舞,它们的羽毛没有一丝杂质。纯净。河流没有了白雪客,少了生机;白雪客没有河流,少了灵魂。它们,相互映衬。河流看白雪客起舞,白雪客在河流里看自己的舞姿。河流可以把白雪客带向远方。河流有多长,白雪客就能走多远。河流干涸断流,白雪客消失。

曹子建在洛水边看到的,是洛神还是白雪客?也许他什么也没有看到,也许什么都看到了。洛水洛神与曹子键相互映衬,不可分离,三者缺一不可。一个忧郁压抑的王子,从京城回藩途中,夕阳西下,有心思停车芳草河边洛川晚景,有心思与洛神隔岸对视,这是曹子建的不俗。夜幕笼罩河川,洛神不知去向,河洲上,留下一个孤独者的惆怅。

还有一个与河流不可分离的不俗者——屈原。

沅湘与屈原不可分离。

沅湘岸边的香草与屈原不可分离。

屈原与《离骚》不可分离。

曹子建与屈原,漫游河流时,夕阳余晖下,应该多次遥望过西天景色,孤独者也遥望过,不是洛水不是沅湘边,在这条没有传说没有河神被多次开垦过的河岸,孤独者多次遥望过西天景色,油画一般,如梦如幻,虚虚实实,似真似假。

孤独者将看到的画面写进了:西天的晚霞漏出夕阳余辉,金红灿烂。霞云如层层麦田,将往日灰扑扑的西天分割成一块又一块麦地,已经成熟可以收割的麦地。墨色的伞状云烟,似一丛又一丛树木,长在麦地周围,郁杭州癫痫病医院有那些郁苍苍。此时,西天的一角,像我们的大地。五月的大地。丰收的大地。真实又虚无的大地。余辉消失,霞光消失,大地消失。我们的人间大地,也如西天晚霞涂抹的大地,在逐年消失。

孤独者在阳光灿烂的日子,多次看到过天空如大地一样的画面,有山有湖有河有路有树有草,逼真美丽。天空的海市蜃楼。孤独者常常看着这些山川在虚无中慢慢消失。

不是云彩霞光虚幻出来的景物,也在我们大地上慢慢消失。

孤独者往天边望去,望见连绵的苍山,半山腰缭绕的云烟。

芳草在流风中起伏,白雪客在流风中飘摇,似团团白雪在江波上飞旋。

大风起兮云飞扬,雨后的天气正适合这句古诗。

这是一个适合漫游的天气,风乱舞,云飞扬。不冷不热,天空没有火辣辣的太阳。

孤独者走进芳草,迎风而行,享受着风的爱抚。

草在风中吟唱,布衣在风中吟唱,青丝在风中吟唱。

一片细碎的小黄花出现在面前,枝叶似野蒿。香草?什么香草?杜衡?芳芷?宿草?蕙草?孤独者漫步花草间,为自己的贫乏羞愧,好些植物,叫不出名字。

细碎的小黄花在风中摇曳,细碎得只有小指尖那么大,淡淡的略带苦涩的清香。开在幽静的河洲,细心的钓流者漫游者看得见。无心者,过上过下恐怕也看不见,或是视而不见。蝴蝶蜜蜂闻得见,花丛里有它们的踪影。两只红蜻蜓也来了,把大片小黄花当着池塘,点水般飞掠。风将这些小生命推动着飞舞,叶片一样飞翔。一只小小鸟也来了,站立花朵上,啾啾叫着,风将它的声音淹没,不再叫,沉默下来看着远方。

走过花丛,孤独者回转,岸边临水而坐,背后是摇曳的花草。

——莫春者,春服南昌治疗癫痫专科医院有哪些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吟而归。

这是贤人的理想,是古人的恬淡生活,如今,很少有人能够享受自然闲适的生活了。

孤独者沐浴着初夏之风,想象着草地上几个穿长衫的人手舞足蹈,迎风而吟。

春夏秋冬,孤独者着不同季节的衣裳游走河岸野地沐浴不同的天风,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不吟不唱。孤独者听风吟水唱鸟鸣。听大自然细语。孤独者的吟唱在内心深处,在灵魂深处。

多年来,孤独者暗喜自己醒悟得早,不奔波于名利场,不在酒桌上溜须拍马,夸夸其谈,应付周旋。名利似流水。孤独者暗喜自己多年来可以自由地沐浴四季清风,自由地看花开花落。

孤独者觉得自己很富有。

自满于这种“风乎舞雩,吟而归”的生活。

——快哉此风!寡人所与庶人共者邪?

从古至今,总是有人像楚襄王那样相信风有大王之风和庶人之风。从古至今,不乏奉承者,楚襄王这样的人,即便听着赞美辞是假的,也会高兴。

风从河上吹来,吹乱白雪客,吹乱河之洲的芳草,吹乱孤独者的衣衫。

孤独者沐浴着天风,向着流逝的河水低吟:哦,我独享庶民之风啊!

夏至夜,雷鸣电闪,暴风暴雨。第二天下午,雨停,孤独者沿河岸漫游到河之洲,浑浊的河水,泥沙俱下,河坝的植物被洪水冲刷,野生河柳麻柳构树倒伏,泥浆黏糊枝叶。一片狼藉,劫掠一般。泥沙满地,芳草野花白雪客不知去向,两三个钓流者,赤脚走到水边,垂钓一河的浊浪。

流水汤汤。

芳草萋萋的河之洲,被洪水冲洗、改变。

逝者如斯啊,流水洗荡着一切!

上一篇:母亲在,家在 - 情感日记 - 散文网 - -

下一篇:另一个自己心情随笔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