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大全 >

第二幕皆大欢喜

时间:2019-09-11来源:咖啡文学网

第一场亚登森林

老公爵、阿米恩斯及众臣作林居人装束上。

公爵

我的流放生涯中的同伴和弟兄们,我们不是已经惯了这种生活,觉得它比虚饰的浮华有趣得多吗?这些树林不比猜嫉的朝廷更为安全吗?我们在这儿所感觉到的,只是时序的改变,那是上帝加于亚当的惩罚③;冬天的寒风张舞着冰雪的爪牙,发出暴声的呼啸,即使当它砭刺着我的身体,使我冷得发抖的时候,我也会微笑着说,“这不是谄媚啊;它们就像是忠臣一样,谆谆提醒我所处的地位。”逆运也有它的好处,就像丑陋而有毒的蟾蜍,它的头上却顶着一颗珍贵的宝石。我们的这种生活,虽然远离尘嚣,却可以听树木的谈话,溪中的流水便是大好的文章,一石之微,也暗寓着教训;每一件事物中间,都可以找到些益处来。我不愿改变这种生活。

阿米恩斯

殿下真是幸福,能把运命的顽逆说成这样恬静而可

公爵

来,我们打鹿去吧;可是我心里却有些不忍,这种可怜的花斑的蠢物,本来是这荒凉的城市中的居民,现在却要在它们自己的家园中让它们的后腿领略箭镞的滋味。

臣甲

不错,那忧愁的杰奎斯很为此伤心,发誓说在这件事上跟您那篡位的兄弟相比,您还是个更大的篡位者;今天阿米恩斯大人跟我两人悄悄地躲在背后,瞧他躺在一株橡树底下,那古老的树根露出在沿着林旁潺潺流去的溪水上面,有一只可怜的失群的牡鹿中了猎人的箭受伤,奔到那边去喘气;真的,殿下,这头不幸的畜生发出了那样的呻吟,真要把它的皮囊都胀破了,一颗颗又大又圆的泪珠怪可怜地争先恐后流到它的无辜的鼻子上;忧愁的杰奎斯瞧着这头可怜的畜这样站在急流的小溪边,用眼泪添注在溪水里。

公爵

但是杰奎斯怎样说呢?他见了此情此景,不又要讲起一番道理来了吗?

臣甲

啊,是的,他作了一千种的譬喻。起初他看见那鹿把眼泪费地流下了水流之中,便说,“可怜的鹿,他就像世人立遗嘱一样,把你所有的一切给了那已经有得太多的人。”于是,看它孤苦零丁,被它那些皮滑的朋友们所遗弃,便说,“不错,人倒了霉,朋友也不会来睬你了。”不久又有一群吃得饱饱的、无忧无虑的鹿跳过它的身边,也不停下来向它打个招呼;“嗯,”杰奎斯说,“奔过去吧,你们这批肥胖而富于脂肪的市民们;世事无非如此,那个可怜的破产的家伙,瞧他作什么呢?”他这样用最恶毒的话来辱骂着乡村、城市和宫廷的一切,甚至于骂着我们的这种生活;发誓说我们只是些篡位者、暴君或者比这更坏的人物,到这些畜生们的天然的居处来惊扰它们,杀害它们。

公爵

你们就在他作这种思索的时候离开了他吗?

臣甲

是的,殿下,就在他为了这头啜泣的鹿而流泪发议论的时候。

公爵

带我到那地方去,我喜欢趁他发愁的时候去见他,因为那时他最富于见识。

臣甲

我就领您去见他。(同下。)

第二场宫中一室

弗莱德里克公爵、众臣及侍从上。

弗莱德里克

难道没有一个人看见她们吗?决不会的;一定在我的宫廷里有人知情串通。

臣甲

我不曾听见谁说曾经看见她。她寝室里的侍女们都看她上了;可是一早就看见上没有她们的郡主了。

臣乙

殿下,那个常常逗您发笑的下贱小丑也失踪了。郡主的侍女希丝比利娅供认她曾经偷听到郡主跟她的姊姊常常称赞最近在摔角赛中打败了强有力的查尔斯的那个汉子的技艺和人品;她说她相信不论她们到哪里去,那个少年一定是跟她们在一起的。

弗莱德里克

差人到他哥哥家里去,把那家伙抓来;要是他不在,就带他的哥哥来见我,我要叫他去找他。马上去,这两个逃走的傻子一定要用心搜寻探访,非把她们寻回来不可。(众下。)

第三场奥列佛家门前

奥兰多及亚当自相对方向上。

奥兰多

那边是谁?

亚当

啊!我的少爷吗?啊,我的善良的少爷!我的好少爷!啊,您叫人想起了老罗兰爵爷!唉,您为什么到这里来呢?您为什么这样好呢?为什么人家要您呢?为什么您是这样仁慈、这样健壮、这样勇敢呢?为什么您这么傻,要去把那乖僻的公爵手下那个大力士的拳师打败呢?您的声誉是来得太快了。您不知道吗,少爷,有些人常会因为他们太好了,反而害了自己?您也正是这样;您的好处,好少爷,就是陷害您自身的圣洁的叛徒,唉,这算是一个什么世界,怀德的人会因为他们的德行反遭毒手!

奥兰多

啊,怎么一回事?

亚当

唉,不幸的青年!不要走进这扇门来;在这屋子里潜伏着您一切美德的敌人呢。您的哥哥――不,不是哥哥,然而却是您父亲的儿子――不,他也不能称为他的儿子――他听见了人家称赞您的话,预备在今夜放火烧去您所住的屋子;要是这计划不成功,他还会想出别的法子来除掉您。他的谋给我偷听到了。这儿不是安身之处,这屋子不过是一所屠场,您要回避,您要警戒,别走进去。

奥兰多

什么,亚当,你要我到哪儿去?人突然抽搐口吐白沫

亚当

随您到哪儿去都好,只要不在这儿。

奥兰多

什么,你要我去做个要饭的吗?还是在大路上用下贱无耻的剑做一个强盗?我只好走这种路,否则我就不知道怎么办;可是不论怎样,我也不愿这样干;我宁愿忍受一个不念手足之情的凶狠的哥哥的恶意。

亚当

可是不要这样。我在您父亲手下侍候了这许多年,曾经辛辛苦苦把工钱省下了五百块;我把那笔钱存下,本来是预备等我没有气力做不动事的时候做养老之本,人老了,不中用了,是会给人踢在角落里的。您把这钱拿了去吧;上帝既然给食物与乌鸦,也不会忘记把麻雀喂饱的,我这一把年纪,就悉听他的慈悲吧!钱就在这儿,我把它全都给了您吧。让我做您的仆人。我虽然瞧上去这么老,可是我的气力还不错;因为我在年轻时候从不曾灌下过一滴猛烈的酒,也不曾卤莽地贪欲伤身,所以我的老年好比生气勃勃的冬天,虽然结着严霜,却并不惨淡。让我跟着您去;我可以像一个年轻人一样,为您照料一切。

奥兰多

啊,好老人家!在你身上多么明白地表现出来古时那种义胆侠肠,不是为着报酬,只是为了尽职而流着血汗!你是太不合时了;现在的人们努力工作,只是为着希望高升,等到目的一达到,便耽于安逸;你却不是这样。但是,可怜的老人家,你虽然这样辛辛苦苦地费尽培植的功夫,给你培植的却是一株不成材的树木,开不出一朵花来酬答你的殷勤。可是赶路吧,我们要在一块儿走;在我们没有把你年轻时的积蓄花完之前,一定要找到一处小小的安身的地方。

亚当

少爷,走吧;我愿意忠心地跟着您,直至喘尽最后一口气。从十七岁起我到这儿来,到现在快八十了,却要离开我的老地方。许多人们在十七岁的时候都去追求幸运,但八十岁的人是不济的了;可是我只要能够有个好死,对得住我的主人,那么命运对我也不算无恩。(同下。)

第四场亚登森林

罗瑟琳男装、西莉娅作牧羊女装束及试金石上。

罗瑟琳

天哪!我的神多么疲乏啊。

试金石

假如我的两腿不疲乏,我可不管我的神。

罗瑟琳

我简直想丢了我这身男装的脸,而像一个女人一样哭起来;可是我必须安慰安慰这位小子,穿褐衫短裤的,总该向穿裙子的显出一点勇气来才是。好,打起神来吧,好莲娜。

西莉娅

请你担待担待我吧;我再也走不动了。

试金石

我可以担待你,可是不要叫我担你;但是即使我担你,也不会背上十字架,因为我想你钱包里没有那种带十字架的金币。

罗瑟琳

好,这儿就是亚登森林了。

试金石

哦,现在我到了亚登了。我真是个大傻瓜!在家里要舒服得多哩;可是旅行人只好知足一点。

罗瑟琳

对了,好试金石。你们瞧,谁来了;一个年轻人和一个老头子在一本正经地讲话。

柯林及西尔维斯上。

柯林

你那样不过叫她永远把你笑骂而已。

西尔维斯

啊,柯林,你要是知道我是多么她!

柯林

我有点猜得出来,因为我也曾经恋过呢。

西尔维斯

不,柯林,你现在老了,也就不能猜想了;虽然在你年轻的时候,你也像那些半夜三更在枕上翻来覆去的情人们一样真心。可是假如你的情也跟我的差不多――我想一定没有人会有我那样的情――那么你为了你的痴心梦想,一定做出过不知多少可笑的事情呢!

柯林

我做过一千种的傻事,现在都已忘记了。

西尔维斯

噢!那么你就是不曾诚心过。假如你记不得你为了情而作出来的一件最琐细的傻事,你就不算真的恋过。假如你不曾像我现在这样坐着絮絮讲你的姑的好处,使听的人不耐烦,你就不算真的恋过。假如你不曾突然离开你的同伴,像我的热情现在驱使着我一样,你也不算真的恋过。啊,菲-!菲-!菲-!(下。)

罗瑟琳

唉,可怜的牧人!我在诊断你的痛处的时候,却不幸地找到我自己的创伤了。

试金石

我也是这样。我记得我在恋的时候,曾经把一剑在石头上摔断,叫夜里来和琴-史美尔幽会的那个家伙留心着我;我记得我曾经吻过她的洗衣棒,也吻过被她那双皲裂的玉手挤过的母牛斗;我记得我曾经把一颗豌豆荚权当作她而向她求婚,我剥出了两颗豆子,又把它们放进去,边流泪边说,“为了我的缘故,请您留着作个纪念吧。”我们这种多情种子都会做出一些古怪事儿来;但是我们既然都是凡人,一着了情魔是免不得要大发其痴劲的。

罗瑟琳

你的话聪明得出于你自己意料之外。

试金石

哦,我总不知道自己的聪明,除非有一天我给它绊了一一商丘癫痫病治疗医院有哪些>交,跌断了我的腿骨。

罗瑟琳

天神,天神!这个牧人的痴心,很有几分像我自己的情形。

试金石

也有点像我的情形;可是在我似乎有点儿陈腐了。

西莉娅

请你们随便哪一位去问问那边的人,肯不肯让我们用金子向他买一点吃的东西;我简直晕得要死了。

试金石

喂,你这蠢货!

罗瑟琳

别响,傻子;他并不是你的一家人。

柯林

谁叫?

试金石

比你好一点的人,朋友。

柯林

要是他们不比我好一点,那可寒酸得太不成话啦。

罗瑟琳

对你说,别响――您晚安,朋友。

柯林

晚安,好先生;各位晚安。

罗瑟琳

牧人,假如人情或是金银可以在这种荒野里换到一点款待的话,请你带我们到一处可以休息一下吃些东西的地方去好不好?这一位小姑赶路疲乏,快要晕过去了。

柯林

好先生,我可怜她,不是为我自己打算,只是为了她的缘故,但愿我有能力帮助她;可是我只是给别人看羊,羊儿虽然归我饲养,羊却不归我剪。我的东家很小气,从不会修修福做点儿好事;而且他的草屋、他的羊群、他的牧场,现在都要出卖了。现在因为他不在家,我们的牧舍里没有一点可以给你们吃的东西;但是别管它有些什么,请你们来瞧瞧,我是极其欢迎你们的。

罗瑟琳

他的羊群和牧场预备卖给谁呢?

柯林

就是刚才你们看见的那个年轻汉子,他是从来不想要买什么东西的。

罗瑟琳

要是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请你把那草屋牧场和羊群都买下了,我们给你出钱。

西莉娅

我们还要加你的工钱。我欢喜这地方,很愿意在这儿消度我的时光。

柯林

这桩买卖一定可以成。跟我来;要是你们打听过后,对于这块地皮、这种收益和这样的生活觉得中意,我愿意做你们十分忠心的仆人,马上用你们的钱去把它买来。(同下。)

第五场林中的另一部分

阿米恩斯、杰奎斯及余人等上。

阿米恩斯

(唱)

绿树高张翠幕,

谁来偕我偃卧,

翻将欢乐心声,

学唱枝头鸟鸣:

盍来此?盍来此?盍来此?

目之所接,

神契一,

唯忧雨雪之将至。

杰奎斯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请你再唱下去。

阿米恩斯

那会叫您发起愁来的,杰奎斯先生。

杰奎斯

再好没有。请你再唱下去!我可以从一曲歌中出愁绪来,就像黄鼠狼啜鸡蛋一样。请你再唱下去吧!

阿米恩斯

我的喉咙很粗,我知道一定不能讨您的欢喜。

杰奎斯

我不要你讨我的欢喜;我只要你唱。来,再唱一阕;你是不是把它们叫作一阕一阕的?

阿米恩斯

您高兴怎样叫就怎样叫吧,杰奎斯先生。

杰奎斯

不,我倒不去管它们叫什么名字;它们又不借我的钱。你唱起来吧!

阿米恩斯

既蒙敦促,我就勉为其难了。

杰奎斯

那么好,要是我会感谢什么人,我一定会感谢你;可是人家所说的恭维就像是两只狗猿碰了头。倘使有人诚心感谢我,我就觉得好像我给了他一个铜子,所以他像一个叫化似的向我道谢。来,唱起来吧;你们不唱的都不要作声。

阿米恩斯

好,我就唱完这支歌。列位,铺起食桌来吧;公爵就要到这株树下来喝酒了。他已经找了您整整一天啦。

杰奎斯

我已经躲避了他整整一天啦。他太喜欢辩论了,我不高兴跟他在一起;我想到的事情像他一样多,可是谢谢天,我却不像他那样会说嘴。来,唱吧。

阿米恩斯

(唱,众和)

孰能敝屣尊荣,

来沐丽日光风,

觅食自求果腹,

一饱欣然意足:

盍来此?盍来此?盍来此?

目之所接,

神契一,

唯忧雨雪之将至。

杰奎斯

昨天我曾经按着这调子不加雕饰顺口吟成一节,倒要献丑献丑。

阿米恩斯

我可以把它唱出来。

杰奎斯

是这样的:

倘有痴愚之徒,

忽然变成蠢驴,

趁着心癫狂,

撇却财富安康,

特达米,特达米,特达米,

何为来此?

举目一视,

唯见傻瓜之遍地。

阿米恩斯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特达米”是什么意思?

杰奎斯

这是希腊文里召唤傻子们排起圆圈来的一种咒语――假如睡得成觉的话,我要睡觉去;假如睡不成,我就要把埃及地方一切头胎生的痛骂一顿④。

阿米恩斯

我可要找公爵去;他的点心已经预备好了。(各下。)

第六场林中的另一部分

奥兰多及亚当上。

亚当

好少爷,我再也走不动了;唉!我要饿死了。让我在这儿躺下挺吧。再会了,好心的少爷!

奥兰多

啊,怎么啦,亚当!你再没有勇气了吗?再活一些时候;提起一点神来,高兴点儿。要是这座古怪的林中有什么野东西,那么我倘不是给它吃了,一定会把它杀了来给你吃的。你并不是真就要死了,不过是在思乱想而已。为了我的缘故,提起神来吧;向死神抗拒一会儿,我去一去就回来看你,要是我找不到什么可以给你吃的东西,我一定答应你死去;可是假如你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便死去,那你就是看不起我的辛苦了。说得好!你瞧上去有点振作了。我立刻就来。可是你躺在寒风里呢;来,我把你背到有遮荫的地方去。只要这块荒地里有活东西,你一定不会因为没有饭吃而饿死。振作起来吧,好亚当。(同下。)

第七场林中的另一部分

食桌铺就。老公爵、阿米恩斯及流亡诸臣上。

公爵

我想他一定已经变成一头畜生了,因为我到处找不到他的人影。

臣甲

殿下,他刚刚走开去;方才他还在这儿很高兴地听人家唱歌。

公爵

要是浑身都不和谐的他,居然也会变得好起音乐来,那么天体上不久就要大起�}乱了。去找他来,对他说我要跟他谈谈。

臣甲

他自己来了,省了我一番跋涉。

杰奎斯上。

公爵

啊,怎么啦,先生!这算什么,您的可怜的朋友们一定要千求万唤才把您请来吗?啊,您的神气很高兴哩!

杰奎斯

一个傻子,一个傻子!我在林中遇见一个傻子,一个身穿彩衣的傻子;唉,苦恼的世界!我确实遇见了一个傻子,正如我是靠着食物而活命一样确实;他躺着晒太,用头头是道的话辱骂着命运女神,然而他仍然不过是个身穿彩衣的傻子。“早安,傻子,”我说。“不,先生,”他说,“等到老天保佑我发了财,您再叫我傻子吧。”⑤于是他从袋里掏出一只表来,用没有光彩的眼睛瞧着它,很聪明地说,“现在是十点钟了;我们可以从这里看出世界是怎样在变迁着:一小时之前还不过是九点钟,而再过一小时便是十一点钟了;照这样一小时一小时过去,我们越长越老,越老越不中用,这上面真是大有感慨可发。”我听了这个穿彩衣的傻子对时间发挥的这一段玄理,我的胸头就像公鸡一样叫起来了,纳罕着傻子居然会有这样深刻的思想;我笑了个不停,在他的表上整整笑去了一个小时。啊,高贵的傻子!可敬的傻子!彩衣是最好的装束。

公爵

这是个怎么样的傻子?

杰奎斯

啊,可敬的傻子!他曾经出入宫廷;他说凡是年轻貌美的小姐们,都是有自知之明的。他的头脑就像航海回来剩下的饼干那样干燥,其中的每一个角落却塞满了人生的经验,他都用杂乱的话儿随口说了出来。啊,我但愿我也是个傻子!我想要穿一件花花的外套。

公爵

你可以有一件。

杰奎斯

这是我唯一的要求;只要殿下明鉴,除掉一切成见,别把我当聪明人看待;同时要准许我有像风那样广大的自由,高兴吹着谁便吹着谁:傻子们是有这种权利的,那些最被我的傻话所挖苦的人也最应该笑。殿下,为什么他们必须这样呢?这理由正和到教区礼拜堂去的路一样清楚:被一个傻子用俏皮话讥刺了的人,即使刺痛了,假如不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那么就显出聪明人的傻气,可以被傻子不经意一箭就刺穿,未免太傻了。给我穿一件彩衣,准许我说我心里的话;我一定会痛痛快快地把这染病的世界的丑恶的身体清洗个干净,假如他们肯耐心接受我的药方。

公爵

算了吧!我知道你会做出些什么来。

杰奎斯

我可以拿一根筹码打赌,我做的事会不好吗?

公爵

最坏不过的罪恶,就是指斥他人的罪恶:因为你自己也曾经是一个放纵你的兽欲的子;你要把你那身因为你的荒唐而长起来的臃肿的脓疮、溃烂的恶病,向全世界播散。

杰奎斯

什么,呼斥人间的奢侈,难道便是对于个人的攻击吗?奢侈的俗不是像海潮一样浩瀚地流着,直到力竭而消退吗?假如我说城里的那些小户人家的妇女穿扮得像王公大人的女眷一样,我指明是哪一个女人吗?谁能挺身出来说我说的是她,假如她的邻居也是和她一个样子?一个着最微贱行业的人,假如心想我讥讽了他,说他的好衣服不是我出的钱,那不是恰恰把他的愚蠢合上了我说的话吗?照此看来,又有什么关系呢?指给我看我的话伤害了他什么地方:要是说的对,那是他自取其咎;假如他问心无愧,那么我的责骂就像是一头野鸭飞过,不干谁的事――可是谁来了?

奥兰多拔剑上。

奥兰多

停住,不准吃!

杰奎斯

嘿,我还不曾吃过呢。

治疗癫痫病要如何选择医院

奥兰多

而且也不会再给你吃,除非让饿肚子的人先吃过了。

杰奎斯

这头公鸡是哪儿来的?

公爵

朋友,你是因为落难而变得这样强横吗?还是因为生来就是瞧不起礼貌的粗汉子,一点儿不懂得规矩?

奥兰多

你第一下就猜中我了,困苦迫着我,使我不得不把文的礼貌抛在一旁;可是我却是在都市生长,受过一点儿教养的。但是我吩咐你们停住;在我的事情没有办完之前,谁碰一碰这些果子,就得死。

杰奎斯

你要是无理可喻,那么我准得死。

公爵

你要什么?假如你不用暴力,客客气气地向我们说,我们一定会更客客气气地对待你的。

奥兰多

我快饿死了;给我吃。

公爵

请坐请坐,随意吃吧。

奥兰多

你说得这样客气吗?请你原谅我,我以为这儿的一切都是野蛮的,因此才装出这副暴横的威胁神气来。可是不论你们是些什么人,在这儿人踪不到的荒野里,躺在凄凉的树荫下,不理会时间的消逝;假如你们曾经见过较好的日子,假如你们曾经到过鸣钟召集礼拜的地方,假如你们曾经参加过上流人的宴会,假如你们曾经揩过你们眼皮上的泪水,懂得怜悯和被怜悯的,那么让我的文的态度格外感动你们:我抱着这样的希望,惭愧地藏好我的剑。

公爵

我们确曾见过好日子,曾经被神圣的钟声召集到教堂里去,参加过上流人的宴会,从我们的眼上揩去过被神圣的怜悯所感动而流下的眼泪;所以你不妨和和气气地坐下来,凡是我们可以帮忙满足你需要的地方,一定愿意效劳。

奥兰多

那么请你们暂时不要把东西吃掉,我就去像一只母鹿一样找寻我的小鹿,把食物喂给他吃。有一位可怜的老人家,全然出于好心,跟着我一跷一拐地走了许多疲乏的路,双重的劳瘁――他的高龄和饥饿――累倒了他;除非等他饱餐了之后,我决不接触一口食物。

公爵

快去找他,我们绝对不把东西吃掉,等着你回来。

奥兰多

谢谢;愿您好心有好报!(下。)

公爵

你们可以看到不幸的不只是我们;这个广大的宇宙的舞台上,还有比我们所演出的更悲惨的场景呢。

杰奎斯

全世界是一个舞台,所有的男男女女不过是一些演员;他们都有下场的时候,也都有上场的时候。一个人的一生中扮演着好几个角色,他的表演可以分为七个时期。最初是婴孩,在保姆的怀中啼哭呕吐。然后是背着书包、满脸红光的学童,像蜗牛一样慢腾腾地拖着脚步,不情愿地呜咽着上学堂。然后是情人,像炉灶一样叹着气,写了一首悲哀的诗歌咏着他恋人的眉。然后是一个军人,满口发着古怪的誓,须长得像豹子一样,惜着名誉,动不动就要打架,在炮口上寻求着泡沫一样的荣名。然后是法官,胖胖圆圆的肚子塞满了Yan鸡,凛然的眼光,整洁的须,满嘴都是格言和老生常谈;他这样扮了他的一个角色。第六个时期变成了瘦的趿着拖鞋的龙锺老叟,鼻子上架着眼镜,腰边悬着钱袋;他那年轻时候节省下来的长袜子套在他皱瘪的小腿上显得宽大异常;他那朗朗的男子的口音又变成了孩子似的尖声,像是吹着风笛和哨子。终结着这段古怪的多事的历史的最后一场,是孩提时代的再现,全然的遗忘,没有牙齿,没有眼睛,没有口味,没有一切。

奥兰多背亚当重上。

公爵

欢迎!放下你背上那位可敬的老人家,让他吃东西吧。

奥兰多

我代他向您竭诚道谢。

亚当

您真该代我道谢;我简直不能为自己向您开口道谢呢。

公爵

欢迎,请用吧;我还不会马上就来打扰你,问你的遭遇。给我们奏些音乐;贤卿,你唱吧。

阿米恩斯

(唱)

不惧冬风凛冽,

风威远难遽及

人世之寡情;

其为气也虽厉,

其牙尚非甚锐,

风体本无形。

噫嘻乎!且向冬青歌一曲:

皆虚妄,恩痴人逐。

噫嘻乎冬青!

可乐唯此生。

不愁冱天冰雪,

其寒尚难遽及,

受施而忘恩;

风皱满池碧水,

利刺尚难遽比

捐旧之友人。

噫嘻乎!且向冬青歌一曲:

皆虚妄,恩痴人逐。

噫嘻乎冬青!

可乐唯此生。

公爵

照你刚才悄声儿老老实实告诉我的,你说你是好罗兰爵士的儿子,我看你的相貌也真的十分像他;如果不是假的,那么我真心欢迎你到这儿来。我便是敬你父亲的那个公爵。关于你其他的遭遇,到我的洞里来告诉我吧。好老人家,我们欢迎你像欢迎你的主人一样。搀扶着他。把你的手给我,让我明白你们一切的经过。(众下。)

上一篇:这也是一笔财富作文600字

下一篇:邓云毅的爱国故事【爱国故事】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